以前受年轻人所喜爱的“临期食品”为什么现在却不怎么吃香了

“每次去商场负一层,都看到很多同行在临时食品店门口排队结账。”90后还记得去年她遇到临时食品店的那一幕。

这种场景已经很常见了。近两年,随着疫情导致的消费退化,“低价大优惠”的临时食品成为年轻人的最爱,临时食品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一些临时折扣店,如好卖,喜特买,繁荣公平等。,遍布各大城市的购物中心,并以连锁和品牌的方式向张之路扩张。

资本也进来了。2020年6月,新创立的好卖获得金沙江创投、云久资本、日初资本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此外,红杉中国、梅花创投等。曾投资过打折牛、爱打折等临时食品品牌。

事实上,在消费降级的趋势下,临时食品成为了巨大的出路,第一批玩家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但是,当越来越多的玩家进来,竞争越来越激烈,胜利的往往是少数。

以前受年轻人所喜爱的“临期食品”为什么现在却不怎么吃香了 第2张

有人输掉了战斗。

近日有消息称,折扣店品牌prosperity fair的母公司上海Boom Boom Boom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与供应商的合同纠纷诉讼中表示,由于业务已经停止,没有现金流,准备申请破产。

这是围产期食物崩溃的第一例,但也许不是最后一例。行业的淘汰赛才刚刚开始。

当消费市场的热度褪去,临时食品店的问题也就一一显露出来。货源不稳定,食品质量良莠不齐,品牌被质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更何况消费者对于中间流行的食品是有保质期的。品牌仅仅依靠低价是远远不够的,玩家都在努力撕掉过渡的标签。

当然,要留住消费者,提高盈利能力,玩家还得各种实力比拼。

一些玩家倒闭,行业淘汰赛开始。
曾经红极一时的临时食品店正在经历一场行业大洗牌。

最近,根据投资界的报告,折扣店零售品牌繁荣公平面临破产的危机。2020年,乘着疫情的东风,繁荣集市诞生了,定位为“你身边的宝贝折扣店”。开业时曾被誉为“中国版的霍尔吉克德”。

当时疫情反复,消费环境不乐观,价格低廉的繁荣市场特别受欢迎。短短一年时间,迅速开了20多家店。去年年初,泓富会还获得了挑战者创投的融资。在这次融资的背后,袁琪森林的创始人唐林森也为市场的繁荣带来了与袁琪森林的长期合作。

繁荣集市采用加盟模式,消费者定位为15-35岁女性。店铺打折和“国潮”的组合有二次元风格,所以成为了网络名人中的打卡点。繁华市场也有很多营销费用。繁荣市场创始人范志峰透露,基本上一家店每个月有4万左右的营销费用。

只是市场环境瞬息万变,亲食赛道的玩家越来越多。激烈的竞争打败了繁荣的市场。

危机的迹象已经提前出现了。据界面新闻报道,繁荣市场已有20家门店被好卖吃掉,繁荣市场部分门店未更名,但收银小票显示其企业为好卖。

Prosperity Market创始人范志峰曾在播客中透露,Prosperity Market开业一年半后,店铺已被好卖接手,而品牌则交给投资方挑战者资本,回归旧供应链。

博览会从高光时刻到跌落谷底,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繁荣起来了。

虽然倒闭的故事刚刚出现,但繁荣博览会无疑给做临时生意的人敲响了警钟。一场淘汰赛悄然兴起,行业的问题也被摆上了台面。

第一个问题是货源,也就是供应链。

其实食品行业本身的供应链就很复杂。一个品牌可能有很多代理商分散在各个地区,品牌很难整合。不同于正常供应商的稳定供货,一批货往往多次易手,导致其进货渠道不稳定。

热销产品供应不足、冷门产品积压的情况时有发生,最终的问题还得由门店和品牌买单。

更何况食物本身已经接近保质期了。一旦管理不严,质量控制问题难以保证。

食品行业,一般大卖场的食品保质期超过2/3就需要下架,而电商仓库的保质期不能超过1/3。所以临时商品的保质期通常在1-6个月内。如果不到一个月,就需要注意食品质量安全。

而这恰恰是临时食品行业所处的时间区间。今年7月,好卖因销售过期巧克力被罚款7000元。与此同时,类似更改保质期、包装破损、产品随意造假的事情在行业内屡见不鲜。

标着过期的食物很快就会变成烫手山芋。

事实上,大多数去临时食品店的品牌都是超卖的,所以价格是吸引消费者进入临时食品店的唯一动力。

而低价、优质的货源更喜欢和大连锁客户合作,很多小的临时菜贩很难拿到货。据全天候科技报道,有从业者表示,“这是一个快进快出的行业。货物放在哪个环节,哪个环节就要承担这些风险。这也让仓库更愿意与大型连锁折扣店合作。”

这也意味着,跑出规模效应是临时食品店发展的关键,加剧了行业的竞争和洗牌。

相对于便利店和超市的刚性需求,临时食品店的生意不是刚需和稳定的,可能容纳不了那么多玩家。市场的下跌可能只是临时食品店行业的缩影。

这个网络名人圈的洗牌才刚刚开始。

期食,才两年风光。
韩宇是临时食品店的常客。每次路过,他都会进去买点东西。用100元装满一个小篮子是很划算的。然而最近,韩宇发现了一个明显的变化。临时食品店的商品种类越来越少。“即使店员在门口卖,人流量也很少。”

关更直言,“折扣店便宜,但难吃的真的很难吃。”

年轻人喜爱的食物似乎已经“过时”了。殊不知,这曾经是他们吃掉的“百亿市场”。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食品行业市场分析及消费者研究报告》,2020年中国零食行业总产值将超过3万亿元。只要有1%的库存进入临时市场,也将有300亿的规模。

在网上,临时食品还是很受欢迎的。去年,淘宝联合科普中国发布的《临时消费冷知识报告》表明,每年有210万人在淘宝上购买临时食品,相关零食店铺数量达到近万家。

在豆瓣的“我爱围生期美食”群里,有9.3万成员,喊着“打折吃不打折的美食”的口号。

近年来,随着疫情对线下零售店的冲击,以及消费者消费降级意识的增强,临时食品成了“香饽饽”。

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资本的疯狂涌入。

据Connected Insight不完全统计,虽然好卖、好市多、小象生活等食品品牌自2016年成立以来,其融资主要集中在疫情发生后。

以好卖为例。2019-2020年连续获得四次融资,融资金额1000万人民币。背后有金沙江创投、五元资本等多家投资机构。在这样的光环加持下,好卖不仅获得了商圈的黄金位置,也成为了消费者打卡的网络名人之地,成为了第一梯队选手。

在此期间,Hi特购、大象生活和盛世年华也顺利完成了a轮融资。

与此同时,临时食品也获得了优惠政策。2019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加强食品安全的意见》发布,其中严禁翻新销售过期食品,在一定程度上也对临时食品行业起到了规范作用。

市场的狂热也吸引了巨头的入场。

2021年10月,盒马鲜生在上海开设了生鲜Ole店。产品多为生鲜耗材或临时食品;3个月后,苏宁首家折扣超市在马鞍山开业,宣布将陆续进入江浙沪,计划2022年开店100家。

不幸的是,临时食品的热潮停留在今年上半年。当潮水退去,临时食物的热量也随之消散。现在业内关于融资的新闻越来越少,受不了的玩家无奈离开。留在牌桌的玩家也在积极寻求改变。

仅有低价是不够的。
食品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玩家在寻找新的出路。

繁荣市场创始人范志峰曾说:“如果临时食品店只卖临时食品,那就是品牌的下水道。”言下之意,临时食品这个品牌要想长久发展,光靠卖低价临时食品是远远不够的。

参考美国最大的临时商品零售商美元树(Dollar Tree),其拥有超过1亿家店铺,店铺中的临时商品仅占20%,其余商品均为自有品牌和品牌商的专属商品。

品牌维度拓宽这件事就不难理解了。亲食本身还没有占据消费心智。随着进入者的增加,一旦因供应链波动导致价格上涨,失去价格优势,亲食店将面临风险。

该品牌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并试图撕掉即将到来的时期的标签。

以Hi-Special购买为例。目前Hi-Special Purchase已有200多家直营店,并于今年6月开启加盟模式。

特买创始人张强曾介绍,目前门店的商品结构是70%是食品,30%是日化。其中自有商品占20%-30%。

资料显示,高科品牌旗下公司北京优品酷卖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了食品、日化、办公用品等多个相关商标。,如“木头奇奇”、“羌小鲁”、“一口乐”、“KASUREOO”、“小吃万象”。

据光明公司介绍,张强曾表示,高科采购的产品将主要涵盖坚果、日化(如牙签、压线、餐巾纸、红烧肉等。)和塑料袋。

张强还透露,高科自有品牌的毛利率在42%左右。如今的“亲亲”食品店更像是一种引流方式,用低价产品吸引消费者,然后到店消费自有品牌等高利润产品,从而实现盈利。

主线下的另一个好卖也在扩大产品的销量。进入美团后,饿了么现在开始布局淘宝和小程序。

无论是推出自有品牌,还是扩大销量,头部玩家的心思都是一样的,就是形成规模效应,在源头形成议价能力。宇信资本创始合伙人齐新宇曾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暂时只是前期建立“好货便宜”的心智入口。随着门店规模的扩大,企业向上游拓展品类、整合供应链是必然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临时食品店瞄准的是会员制。

特购孵化了新品牌“失重宝”,这是一种会员制仓储折扣店模式。失重宝第一家店去年年底在北京开业,面积超过2000㎡,近6000个SKU,涉及水果、网络名人日用品、进口生鲜等品类,客单价在60-100元之间。

潇湘生活还推出仓储折扣店品牌“惠麦苗”,在原有门店推出9.9元月卡、99岁老卡、139元亲情卡(两张主卡和两张副卡),月销售额超过36万元,会员卡消费占比60%。

会员卡的模式意在增强消费粘性。高科购创始人张强透露,“现在20%的销售额来自会员,会员销售额比例一般维持在20%-30%。”

本质上,临时食品店还是一个流量生意,只有足够的流量才能支撑店铺的周转需求。如今的头部玩家一方面在把门店开进拥挤的商圈,另一方面也在通过精细化运营提高周转效率。

从临时食品店到品牌折扣店,消费者需要新鲜感,临时食品店急于撕掉“临时”标签。对于价格敏感的消费者来说,低价依然具有吸引力,但这是一场持久战,玩家们还得在供应链和品牌口碑上下功夫。

在日本经济下行周期中,诞生了一个暂时的巨人“堂吉诃德”,而美国出现了一棵“美元树”。正如高科创始人张强所说,经济低迷后各国都会出现折扣巨头,中国也不例外。

但就整个行业而言,目前还处于缺乏领袖的分散阶段,真正的巨头诞生尚需时日。对于品牌来说,奔向这个目标的前提是活下去。

(应采访对象要求,关关、韩愈均为化名。)

原文出处:声明:信息来源于原创或转载,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视点号尊重版权,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2889649679@qq.com,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0)
上一篇 2022年 8月 18日 上午10:26
下一篇 2022年 8月 18日 下午6: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