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北京文化论坛,著名前CCTV主持人白岩松表示:北京的文化离不开互相包容

首届北京文化论坛,著名前CCTV主持人白岩松表示:北京的文化离不开互相包容 第2张
著名CCTV主持人白岩松老师

7月25日上午,首届北京文化论坛正式开幕。

CCTV 白岩松知名主持人作为论坛部分环节主持人出席会议。25日主题论坛结束后,白岩松与新京报记者畅谈了自己对北京文化的感知和理解。白岩松认为北京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永远离不开包容、开放和创新。北京应该多想想成为重要的世界文化中心后能做的空间有多大。

7月25日,白岩松在首届北京文化论坛上主持圆桌对话。新京报记者侯摄

北京的文化离不开包容和开放。

新京报:你觉得北京文化是什么?

白岩松:很多人会讨论什么是北京文化。有人说是老北京人,也有人说是作家王朔的性格特质。我觉得是关于北京的语言风格,但是北京文化有更大的范畴。北京文化是生活在这里的人的一种气味,一种情怀。

当别人问我是哪里人的时候,我可以很自信的说我是内蒙古人。梁老师可以说我是人。即使我在这里住了37年,梁老师也住了将近50年。不是不把北京当家,而是北京从来不给人压抑感,大家都可以放心的谈论自己的家乡。文化无法定义。在我的理解中,北京文化必须有包容、开放、自信。

在北京,你很容易找到可以交谈的人。在这里,你不会简单地以一个人拥有多少物质来判断他。比如朦胧诗的发展,摇滚音乐的流行,都与北京息息相关。北京总是与时俱进,这让很多人认为我在这里可以得到同等的尊重。北京的文化离不开这种包容和开放。

新京报:本次文化论坛的主题是“传承、创新、互鉴”。你是怎么理解文化创新的?

白岩松:创新跟两个字有关。第一个是宽容,第二个是自主。没有自主就没有创新。我们花了很多年才不再歧视摇滚音乐,也见证了它从默默无闻到主流舞台的流行。我们的许多限制可以变得相对更宽松吗?文化没有自主性和包容性是不可能真正创新的。

文化要有知音。

新京报:你在北京生活的这37年里,有没有什么具体的瞬间?在什么情况下,你感受到了北京某种独特的文化烙印?

白岩松:北京有一个重要的文化特色。也许你不经常去那里,但你总是在你想去的时候呆在那里。比如首都剧院、音乐厅、国家大剧院、颐和园等。我经常听到很多人说,哎呀,我已经十几年没去颐和园了,但是当你想去的时候它还在。

更重要的是,人。1987年左右,我是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学生会国际事务部的一员。当时,当学校请人讲课时,我们想到了梁先生,但我们并不认识他。我们刚知道他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就问他住哪儿,他不在家。我们坐在地上聊天,等着他。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梁回来了,邀请我们进屋喝茶。过了几天,我们来接他去听讲座。

这是北京。你可能想不到,但是当你想到的时候,当然只是在文化层面的这种存在。

新京报:如果一个人第一次来北京,你会推荐他先做什么来品味北京文化?

白岩松:如果你住在老城区,最好去跑步或者散步。你必须用你的脚。

我在胡同跑了很多年了。沿着胡同跑“回形针”,东四周边几乎所有的胡同。一条胡同长约750米,接连跑了六七公里。胡同一到晚上,就很安静。如果不是用自己的脚走路,怎么体验呢?

跑了很多胡同,感觉鸽子哨虽然少了,但是还在。下午,暮色光影还在老城的城墙上流淌,叫卖声还在。偶尔有人边走边喊:收废品,磨菜刀…所有这些东西都还在。

上午论坛结束时,我说希望北京的文化建设快一点,但是人们的生活节奏可以慢一点,让文化有一个知音。如果你想体验一下北京,作为一个游客,还是比较悠闲的。如果你有时间,你可以去胡同,公园等等。

疫情期间,我曾经给自己放过一次假。有一天,我和老婆约好下午四点在什刹海跑步。我从西海跑到什刹海,绕了一个完整的圈,大概六公里。我感到非常高兴。那天阳光特别明媚,弹琴的,打牌的,游泳的都在。

北京文化的很多东西还在,只是人太忙了。

北京是文化成就的孵化器。

新京报:你如何理解北京“文化中心”的定位?

白岩松:北京无疑是全国的文化中心。北京最持久且几乎从未间断的重要特征是它作为文化中心的角色。北京作为首都有860多年的历史。即使它曾被称为北平,首都的功能迁出,但它仍然是一个重要的文化城镇。

很多国家级的院校、大学、文化“北漂”都聚集在这里。这里不仅有很多媒体,还有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有才华的年轻人,这使得北京有很大的辐射能力。

以安徽省为例。安徽省历史上有两批人进京,对全国影响很大。一个是胡适、陈独秀等。在中华民国。他们来北京是为了对全国产生影响。还有一个是去北京的徽班,最后叫京剧。

再说,现在比如《舌尖上的中国》火了之后,安徽的鳜鱼也成了北京人的家常菜,而在以前,北京人大概对这道菜不太了解。现在北京有吃桂鱼的好地方,安徽同庆楼也在北京开业了。

作为全国文化中心,北京应该继续保持包容和开放。你不能适应那些不适应的人,但你仍然可以允许他们发展。很多新的文化模式在初始阶段都有点不适应。如果你接受他们,这种不适应可能会逐渐成为北京的亮色之一。

起初,朦胧诗在北京并不被很多人接受,但后来它成为北京重要的文化创造。北京有个东西看着不舒服,我就看着不说话。我看着就长大了。这是个好环境。

北京应该多想想成为重要的世界文化中心后能做的空间有多大。例如,我们的演出如何成为大型国际演出的一部分?就像人们去纽约看百老汇一样,他们去伦敦看音乐剧和音乐会,这些都是标志性的。

北京的演唱会演出水平在世界上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但是从演出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演唱会能成为国际文化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吗?

我建议北京不能只看首都剧场附近演出的海报,所有报刊亭都要改造成小微文化馆,都可以买票。北京应该也有打折机票中心。纽约时代广场最好的位置给了折扣票中心,成为这个城市文化表演的地标。

包括我们的博物馆,现在有中国特色的博物馆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何用更好的策略来传播这里的文化内核呢?另外,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增长,如何才能有更多的国际展品?这些都是下一步可以考虑的。

新京报:这次论坛邀请了很多文艺界名人。你怎么看待名人的文化影响力?

白岩松:北京有能力把很多半成品变成成品。在北京成了成品,也就是成名的人不少。成为文化圈的名人,一定产生过让别人印象深刻的作品。说到底,文化是要靠作品说话的。比如濮存昕、于和伟,今天在座的很多人,就是在京成名的。北京是文化成果的孵化器,是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

提到濮存昕就会想到他戏剧中的李白,提到于和伟就会想到陈独秀等等。他们在这片土地上都很有名。北京应该继续保持将许多半成品变成成品的能力。名人越多,城市孕育成品的能力就越强。

成名之后,你就有了反哺的能力。比如,濮存昕成名后,可以带着年轻人在国家大剧院,在上海戏剧学院上一堂藏语课,带领藏语课的孩子们去首都剧院演出普通话版的《哈姆雷特》,这是一种回报。我也在带学生,请相信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绝大多数都在做反哺和回馈的工作。

在文化传承领域,名人应该有传承力。传承就像一场接力赛。尽力而为,做好下一个。白岩松:北京文化离不开包容、开放、创新

原文出处:声明:信息来源于原创或转载,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视点号尊重版权,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2889649679@qq.com,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0)
上一篇 2022年 7月 29日 下午12:00
下一篇 2022年 7月 29日 下午5:2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